饮料业又一起王老吉案? 南北“露露”商标争夺案升级
饮料业又曝一起类似王老吉争夺战的商标案,历时多年的南北“露露”商标争夺战,近日硝烟再起。不过,这次南“露露”把北“露露”告了。8月14日,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向羊城晚报记者证实,已向法院正式起诉河北承德露露股份有限公司。但此举并非为了求偿,而是希望承德露露能继续履行早年签下的两份备忘录,让汕头露露继续有偿使用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
汕头露露被迫下架
细心的消费者会发现,前些年在广州各大超市出售的利乐包汕头露露,这两年突然不见了。而原因则是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因商标问题产生了纠纷,承德露露认为汕头露露存在商标侵权行为,而汕头露露则认为南北露露本为一家,侵权无从谈起。
羊城晚报记者查询发现,早在2015年,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就因此事对簿公堂。2017年承德露露又委托律师向家乐福、大润发、华联超市等八十多家超市及其总部发送律师函,要求其立即下架汕头露露生产的“露露”牌杏仁露产品。随后,多家超市将汕头露露相关产品下架。2018年,承德露露还向有关部门举报汕头露露的经销商侵犯其商标权,该经销商被停止销售并处罚款……
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承德露露以3.01亿元买断原露露集团持有的商标、专利域名及条形码等无形资产,并于2008年3月完成了变更过户登记手续,成为“露露”商标等相关全部无形资产的合法持有人。
8月10日,承德露露发布的一则关于重大诉讼的公告或将事件反转。公告称,承德露露已收到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传票等送达资料,获悉法院已受理汕头露露诉承德露露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一案。据了解,这也是近年来汕头露露在商标纠纷中,首次对承德露露发难。有知情者称,这次诉讼汕头露露手中握有有利证据。
14日,汕头露露陈姓负责人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汕头露露确实已对承德露露进行起诉。不过,本次诉讼的目的并非为了求偿,而是希望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汕头露露合法利益,能够继续有偿使用“露露”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因此,赔偿金额只写了50万元。
两家露露日子都不好过
商标纠纷背后是两家露露对市场的争夺。公开资料显示,承德露露在杏仁露市场的占有率约为90%。承德露露董事会秘书王新国曾表示,借助“露露”商标知名度,汕头露露抢占了承德露露高达15%-20%的市场份额,给承德露露的市场及商誉均造成负面影响。
不过,汕头露露陈姓负责人并不认可“抢占市场”的说法。“汕头露露和承德露露均源出于露露集团,是露露集团先后发起设立的两家控股子公司,可谓是一个父亲生下的两个儿子。”该负责人还打了一个比方:如果论“露露家族”相关企业的源起和成立时间,则可以说露露集团是“父亲”,汕头露露是“大哥”,承德露露是“弟弟”。而“露露”相关商标和专利的使用权是汕头露露一出生就被露露集团赋予的权利。
分析人士称,此次汕头露露一改被动态度,主动向承德露露发难。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严峻的经营状况逼迫其不得不战。有知情人称,受商标纠纷影响,汕头露露的年营业额已从前几年的几亿元降到几千万元。“特别是经销商被查处,给市场带来了不好的示范效应,对汕头露露影响很大。”汕头露露陈姓负责人也提到,有经销商曾提出汕头露露是不是山寨的疑问。二是汕头露露手中掌握了两份之前签订的备忘录,对其较有利。
关键证据为 两份备忘录
那么,两份备忘录是什么?承德露露在公告中提到,2015年承德露露筹划再融资事项时,意外获得两份文件:一份是《备忘录》,另一份是《补充备忘录》。签署方分别是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香港飞达企业公司。其中,《备忘录》在2001年12月签署,《补充备忘录》于2002年3月签署。
汕头露露陈姓负责人称,根据汕头露露合资合同、章程约定以及上述两份文件,明确了汕头露露可以在南方八省生产和销售罐装“露露”和在全国独家生产和销售“露露”利乐包产品。
而承德露露在公告中称,露露南方提起诉讼,是为达到使两份备忘录合法化、妄图长期非法使用公司无形资产的目的。并称两份备忘录的签署,未经过任何法定程序,且违反《公司法》、《证券法》、《公司章程》等多项相关规定,合同内容具有不正当竞争性质的市场区域划分以及垄断经营项目的涉嫌违法行为。两家露露争夺将如何进展,尚需拭目以待。

原标题:“露露”知识产权案纠纷升级 承德露露晒关键材料反驳汕头露露

近期,汕头露露诉承德露露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一案,牵扯出南北露露从“一母同胞”到“兄弟阋墙”的20余年纠葛。
自2015年起,承德露露便以商标侵权等为由,多次向汕头露露发起诉讼,称当初授予汕头露露商标使用权的备忘录等文件不符合法定程序。而汕头露露则在今年发起反击,先是在今年7月对承德露露提起商标诉讼,紧接着在8月13日发文声明称汕头露露所拥有的“露露”商标和专利使用权“在任何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转让的情况下仍然有效”。
业内人士认为,品牌内耗加之业绩疲软,使南北露露同时面对“内忧外患”。即便此次纠纷有最终结果,也可能是两败俱伤。
汕头露露发起反击
今年8月9日晚,承德露露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传票等送达的资料,获悉法院已受理汕头露露诉承德露露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一案。
根据公告,汕头露露2015年筹划再融资事项时,意外获得一份2001年签署的《备忘录》和2002年签署的《补充备忘录》,签署方包括露露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河北承德露露股份有限公司、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香港飞达企业公司。汕头露露以承德露露未按照约定全面履行上述两份备忘录中的义务为由提起民事诉讼,索赔50万元。
2018年8月13日,汕头露露微信公号发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一文,称两个露露南北市场分工合作20多年,根据汕头露露合资合同和章程的约定,以及后续《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的进一步明确,汕头露露负责在南方八省(广东、福建、广西、海南、江西、云南、贵州、湖南)生产和销售马口铁三片罐装型“露露”牌系列饮料;独家生产和销售“露露”牌复合纸软包装饮料产品,供应全国市场,并可根据发展需要利用承德露露在北方的销售渠道和优势加强该产品在中国北方市场的销售。汕头露露所拥有的“露露”商标和专利的使用权“在任何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转让的情况下仍然有效”。
承德露露3次起诉汕头露露
事实上,承德露露自2015年起便以商标侵权等为由,先后3次向汕头露露发起诉讼、发出律师函或进行举报。
2015年6月,承德露露向承德市双桥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称,其与汕头露露的相关协议无效,但因缺失部分证据而撤诉。对此次撤诉,承德露露在今年8月18日公告中解释称,公司在2006年12月以3.01亿元的价格公开合法购买原露露集团持有的商标、专利域名及条形码等无形资产。“撤诉并不表明公司停止依法维权,更不代表公司承认备忘录合法。”
2017年7月,承德露露以侵犯商标权为由,将汕头露露与销售相关商品的北京沃尔玛百货有限公司建国路分店告上法庭,索赔300余万元。
2018年2月8日,承德露露以汕头露露及北京荣诚文华超市侵犯公司获准注册的第7518767号“露露”图形商标为由,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汕头露露赔偿9054.9万元。
目前,承德露露近两次对汕头露露的诉讼尚未有结果。对于案件进展,汕头露露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一文中表示,2017年9月,承德露露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汕头露露侵犯其3项外观设计专利权(ZL200830124267.7、ZL201130304266.2、ZL201630467829.3),并向法院申请临时禁令。后因汕头露露通过启动专利无效审查程序使上述3项涉案专利被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无效,被法院驳回起诉。而今年2月承德露露对汕头露露的诉讼目前处于管辖权异议二审程序中。
汕头露露还在文章中表示,三年来,因承德露露管理层发生变更,新的管理层企图否认前述历史情况,推翻《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中的相关约定,并使用各种手段企图否认合同效力,终止承德露露与汕头露露的长期合作,独占“露露”杏仁露及系列天然饮料产品在全国的消费市场。
对于汕头露露的说法,承德露露截至发稿尚未回应。 南北露露“本是同根生”
对于此次汕头露露的起诉,承德露露在8月18日公告中认为,上述备忘录的签署未经过上市公司董事会、监事会、独立董事、股东大会程序,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程序,国有资产审批程序等任何法定程序。并且,签署人王宝林同时兼任露露集团、露露南方董事长职务,王秋敏同时兼任露露集团、露露南方董事职务,均属关联人;香港飞达企业公司是露露南方的外方股东,两公司是关联企业。
这一回应也牵扯出南北露露从“一母同胞”到“兄弟阋墙”的20余年纠葛。公开资料显示,1996年3月,销售重地在北方的露露集团为开辟南方市场,决定与香港飞达企业合资成立汕头露露,双方分别持股51%和49%。1997年,露露集团在国企改制过程中单独成立了上市公司承德露露。为了让承德露露顺利上市,露露集团将汕头露露51%股权作为优质资产注入其中,汕头露露也因此转变为承德露露的子公司。
汕头露露《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一文对于南北露露的关系这样表述:“在承德露露旗下时,‘露露’商标属露露集团所有,露露集团统筹安排汕头露露和承德露露两家公司使用‘露露’商标。露露集团将‘露露’商标使用权和专利使用权作价10%投入到汕头露露,并以此作为汕头露露成立的宗旨和主要合作条款。”
2001年,承德露露将其持有的汕头露露51%股权转让给露露集团,汕头露露由此与承德露露在股权关系上脱钩。而后,由于独立投资利乐包产品和退出上市公司给汕头露露的发展带来不确定性,2001年底和2002年初,相关四方先后于汕头签署《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
根据汕头露露文章中的表述,“露露集团和露露股份公司确认,汕头露露公司继续有偿使用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使用权“在任何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转让的情况下仍然有效”。汕头露露公司的“使用权利、责任和义务参照露露股份公司的条件”。
新京报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发现,目前汕头露露由香港飞达企业公司持股85%,法人林维义持股15%。承德露露控股股东为万向三农集团,占股40.68%。露露集团由佛山市南海润基投资有限公司持股42%,承德露露持股30%,福州开发区西河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8%。三家公司之间已无股权联系。
内忧外患或致两败俱伤
在南北露露陷入商标授权纠纷的同时,“露露”品牌近年遭遇市场挤压,内忧外患叠加或将导致两败俱伤。
基于饮料业务的不断下滑,2015年-2017年,承德露露营收分别为27.06亿、25.21亿、21.1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63亿、4.50亿、4.14亿元,均呈下滑趋势。今年上半年,承德露露业绩出现回暖,营收与净利分别增长13.61%、11.12%,但其背后却是销售费用大增79.93%。
此外,承德露露产能“一成不变”也被质疑控股股东不作为。10年前,同为植物蛋白饮料的“六个核桃”产能只有2万吨,现在已超过100万吨。而承德露露近年产能一直维持在20万吨左右。
今年承德露露也经历了领导换血。3月20日,鲁冠球之子鲁伟鼎继承了其父名下万向三农集团有限公司95%股权,从而持有万向100%股权、承德露露40.68%股权,成为承德露露实际控制人。4月,鲁永明接任管大源,成为承德露露新一任董事长。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承德露露广告投入能否持续推动销售增长,取决于产品创新升级的效果,其复购率仍有待观察。
汕头露露日子也并不好过。新京报记者9月1日在淘宝网搜索“南方露露杏仁露”,相关产品仅有3件,销量最多的一款为利乐包装的杏仁露,月销量仅24笔,与承德露露销量相差近百倍。汕头露露相关负责人8月16日曾对媒体表示,前几年汕头露露销售额可达两三亿元,现在仅有1亿元左右。另外,汕头露露《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文中还称,自2018年4月起,在汕头露露独家销售区域广东省,首次发现承德露露生产并销售的马口铁三片罐装型“露露”杏仁露产品。
营销专家路胜贞认为,对汕头露露来讲,与承德露露的商标纠纷是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不敢轻易放弃。从目前业绩看,双方已在纠纷中尝到了苦果,而随着汕头露露起诉承德露露,双方矛盾将达到高潮,未来或出现两败俱伤的局面。
对于上述备忘录及诉讼相关内容,承德露露方面9月1日称采访需按流程进行,截至发稿尚未回复。汕头露露也未进行回复。

证券时报记者 孟庆建

多年持续广告投入让露露饮品家喻户晓,但市面上的“露露”其实分了两种,一种是承德露露生产的“露露”牌杏仁露,而另一种是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生产的“露露”。

两公司已经不存在股权关系,但因多年前关联人签署的两份争议《备忘录》,两家公司就汕头露露能否使用“露露”商标使用权问题开展了旷日持久的诉讼纠纷。

承德露露在2015年7月开始起诉汕头露露,试图通过法律途径一次性解决问题,维护独家享有知识产权的地位,但双方在拉锯中没有明快决出胜负。近日,汕头露露在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承德露露继续按照2001年12月27日签订的《备忘录》及2002年3月28日签订的《补充备忘录》履行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义务。

10月20日,承德露露完整公开了在2001年12月以及2002年3月份由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及其控股股东香港飞达四方签署的两份《备忘录》,驳称两份备忘录未经合规程序,与多部法规相悖,并涉嫌欺瞒股东。承德露露在公告中逐条回应了汕头露露在官方声明中提出的观点。

17年前签署争议协议

露露集团始建于1950年,是河北承德当地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该公司主要生产和销售杏仁露植物蛋白饮料,并且拥有“露露”饮料相关商标。在1996年,露露集团为了开辟南方市场,决定与香港飞达成立汕头露露,双方各自持股51%和49%。

1997年,露露集团在国企改制过程中,把其核心资产剥离重组后成立了承德露露。为了承德露露顺利上市,同时避免同业竞争,露露集团将汕头露露51%股权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但到了2001年12月25日,由于汕头露露业绩巨额亏损,承德露露将持有汕头露露股权剥回给露露集团。

正是在2001年12月份将汕头露露剥离上市公司的时间点,露露集团相关责任人对露露商标等知识产权的隐蔽协议处置,给承德露露与汕头露露长时间的纠纷埋下了伏笔。

在承德露露改制进程中,2001年12月28日,鲁冠球旗下万向集团子公司深圳万向投资公司,拿到承德露露26%的股权,成为仅次于露露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在2006年,承德露露以自有资金3.19亿元定向回购注销露露集团持有的国家股,与露露集团解除关系。万向三农一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占总股本的42.55%。同时承德露露以3.01亿元价格购买了露露集团所拥有的“露露”商标等无形资产。

在万向三农入主后,依旧由原大股东露露集团董事长王宝林担任承德露露董事长,直到2010年被免去,由万向集团董事管大源出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万向集团向承德露露派驻4名董事。万向集团才对承德露露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控盘。

万向集团接手后逐渐发现,露露产品商标等知识产权存在未经披露授权给关联方使用的情况。

先是2010年8月,王宝林卸任董事长不久后,承德露露公告称,公司在对有关商标等无形资产自查时,发现两份由前大股东和前董事长王宝林签署的违规的《商标使用许可协议》、《企业名称许可协议》。

协议规定,承德露露许可露露集团继续使用承德露露拥有的“露露”商标十年,许可露露集团继续使用“露露集团”标识十年,露露集团按协议分别一次性支付许可费人民币1万元及2万元。

2011年8月,深交所公告称,经查明,在2007年4月26日、2007年9月10日,同时兼任承德露露董事长和露露集团董事长的王宝林,未按照关联交易相关规定履行必要的审议批准程序,也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情况下,代表双方分别签订了上述两份协议。

深交所对王宝林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承德露露在公告表示,法院判决《商标使用许可协议》、《名称使用许可协议》无效后,在公司的不断敦促下,在当地政府的协调支持下,工商执法部门责令露露集团限期更名并取消侵权协议,露露集团已于2011
年3 月办理完成更名手续,变更为霖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而承德露露与汕头露露之间围绕露露品牌知识产权的纠纷,在2015年才被揭开。据承德露露公告,在2015年,承德露露筹划再融资事项时,意外获得两份备忘录文件。

两份文件均由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香港飞达共四方签署。其中:《备忘录》由承德露露时任董事长王宝林、总经理王秋敏与相关方代表等人在2001年12月27日签署,《补充备忘录》于2002年3月28日由时任董事长王宝林与相关方代表等人签署。

根据备忘录,露露集团承诺,汕头露露对露露集团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的使用权在任何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转让的情况下仍然有效。汕头露露生产的马口铁三片罐装型“露露”杏仁露独家市场区域有广东、福建等南方8省;其独家生产“露露”牌复合纸软包装饮料产品供应全国市场。同时约定,根据发展需要,可以利用承德露露在北方的销售渠道加强该产品在中国北方市场的销售。

在《补充备忘录》中,露露集团又进一步承诺,如露露集团今后将备忘录所规定的注册商标、专利技术转让给其他方,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承诺将采取必要法律措施,促使受让方同意汕头露露可以继续使用上述注册商标、专利技术,无论汕头露露的股东是否包括承德露露或露露集团。

根据承德露露公告,尽管承德露露当时已经挂牌上市,有关备忘录的签署并未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等任何法定程序,亦未进行信息披露以及国有资产审批程序。

而签署协议代表,时任承德露露董事长的王宝林同时兼任露露集团、汕头露露董事长职务,时任总经理王秋敏同时兼任露露集团、汕头露露董事职务,均属关联人;而香港飞达是汕头露露的外方股东,两公司是关联企业。

承德露露仿若受骗。如果注意到时间,承德露露在2001年12月25日将汕头露露从上市公司剥离,而在12月27日,原露露集团等方面签署《备忘录》承诺种种要求,而紧接着12月28日,承德露露引入了二股东万向三农,万向三农对此毫不知情。

3年对峙 多维度交手

“因为再融资过程必须扫清法律障碍,所谓《备忘录》的存在对露露知识产权的占用和市场约束都侵占了上市公司利益,影响了再融资。”承德露露有关负责人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

承德露露方面称,为了解决所谓备忘录问题,公司与汕头露露进行过几次接触和沟通,但是,汕头露露把所谓备忘录作为筹码,开价数亿,远超过其实际价值,沟通难以解决。

2015年6月23日,承德露露就与霖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汕头露露、香港飞达确认无形资产授权使用合同效力纠纷一案,向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决《备忘录》及《补充备忘录》无效并立即终止履行。这是双方首次正式交手。但是案情比预想的复杂,承德露露申诉备忘录无效的诉讼,最终在2017年12月4日撤诉。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向承德露露方面问及当时为何撤诉,承德露露相关负责人表示,撤诉并非败诉,因当时考虑到各方面因素,申请备忘录无效的诉讼短期难以解决,转而寻求其他方式维护合法权益。

双方对峙仍在继续。在2017年8月,承德露露就汕头露露及北京沃尔玛百货建国路分店侵害专利权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受理期间,被告汕头露露针对涉案专利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今年5月3日,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涉案专利权全部无效。承德露露随即提起行政诉讼。

2017年10月起,承德露露向家乐福、大润发、华联超市等八十多家超市及其总部发送律师函,要求立即下架汕头露露生产的“露露”牌杏仁露产品。多家超市对汕头露露的相关产品进行了下架处理。

汕头露露迫于压力,已经放弃以前的包装产品,不再使用承德露露申请的“露露”图形商标,退守《备忘录》及《补充备忘录》约定的“露露”文字商标,并完全更换了外观包装。

汕头露露也在反击,2018年7月23日以承德露露未按照约定全面履行2001年、2002年签订的《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中应承担合同义务为由向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8月2日法院已受理此案。

汕头露露在8月13日发布文章回应双方纠纷称,露露商标和专利权是汕头露露成立之初就被露露集团赋予的权利。露露集团曾将露露商标和专利使用权作价10%投入到汕头露露。承德露露有关负责人表示,上述说法是原露露集团与汕头露露方面的说法,公司对此不予认可。

此篇文章中,汕头露露称,承德露露在2003年9月10日公告曾就有关与公司的分工合作情况进行详细披露。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翻阅当年公告查询到,当日承德露露董事会审议通过的为2003年委托汕头露露加工生产杏仁露的关联交易议案,议案中未提及双方就商标和知识产权、以及市场达成的共识。

承德露露方面对此说法表示,汕头露露退出上市公司后,还拥有饮料设备,还要继续生产杏仁露产品,在当时的情况下,根据监管部门避免同业竞争要求,公司选择了委托其加工利乐包杏仁露,没有备忘录记载的授权其无偿、长期使用
“露露”商标等无形资产的安排。

备忘录条件不对等

双方难解难分时,在10月20日,承德露露完整公布了在2001年由曾经的四方公司签署的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同时做出对汕头露露声明中言辞的反驳。

承德露露称,所谓备忘录共34条内容,其约定的权利和义务内容极其不对等,而所谓《补充备忘录》更是基本上给预计购买方即上市公司设定了极不公平的单方义务。

上述承德露露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所谓《备忘录》的说法,虽然汕头露露没有商标、专利所有权,但比起用3个多亿购买所有权的承德露露来说,其在使用上却并无区别,实质上等于永久占有了承德露露系列“露露”注册商标及专利技术。

该负责人表示,协议签署方不仅未履行上市公司法定审批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且违背了早在1997年《招股说明书》中的《商标使用许可协议》有关商标使用的规定。

承德露露在公告中指出,《备忘录》于2001年12月27日签署,隔一天,即2001年12月28日原露露集团与万向投资在杭州签订了承德露露26%的国有股份转让协议,但原露露集团并没有向深圳万向投资披露此事,其他中小股东更无从知晓。此举是“蓄意所为,恶意串通。”

公告中,承德露露还称,《备忘录》表面上是由四方签署,但由于是关联企业的关联人签署,实质上是为一方服务,目的就是确保汕头露露的利益。根据《备忘录》的字面表述,商标许可的期限实质上是永久的,这严重侵害了当时还是国有控股、以及现在转为非国有的承德露露的利益。

承德露露相关负责人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步公司还将再加大力度,进行北京和汕头的维权诉讼,公司认为该《备忘录》严重违法,事实清楚,理应无效。

截至发稿,汕头露露未进一步回应此事,重要参与方原露露集团及王宝林、王秋敏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