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

文  号:清府办〔2010〕63号

日前,清远市林业局官网上显示,有市民曾向其投诉称,御景湖畔30多棵8米大树被不明人士乱砍,简直到了“惨剧”的地步了。此前是古村庄、古建筑被毁,现在古树也难以逃避毒手,只能任人宰割了。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毁树,后人遭殃

发布日期:2010-9-21

其实,古树被毁,在清远并非孤例。此前媒体报道,清远一棵古银杏树无人管病入膏肓,枝叶全部凋谢,在寒风中秃立,无人问津,甚是孤寂。市民们反映称,既然是珍稀古树,有关部门应该加以保护,比如请园林专家对症给古树进行祛病强身的“手术”,相信千年银杏定能转危为安。至于是否有后续跟进,则不得而知。

图片 1

执行日期:2010-9-21

目前,清远市区仅存的古树屈指可数,仅在一些老街区的深巷还幸存数棵,随着城市开发的逼近,它们的命运令人担忧。从官方层面来说,清远并非不注重古树保护。几年前,清远市政府印发了《清远市城市古树名木保护实施办法》,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砍伐和擅自移植古树名木。但是,套用网络热语就是“然并卵”,砍伐、移植古树的行为仍然屡见不鲜,尤其是在房地产开放商的推土机面前,古树更加显得孤立无援。

河南省新郑市盛产大枣,然而从2014年开始,新郑市薛店镇花庄村上千棵500年以上的古枣树陆续被毁,经过近一年多环境公益诉讼,2016年年底,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庭终于公开审理了此案。这些古枣树缘何遭此劫难,又有怎样地下经济链条,记者为此展开了一年之久的追踪调查。

  各市、县、自治县、市辖区人民政府,市直有关单位:

古树保护中,有关部门似乎并非那般主动作为。有市民反映称,即便向政府反映,有些部门也是推三阻四,没有立即采取行动,不然就是通过一些专项行动,顺手揪出破坏古树的行为。

2016年3月,记者在2016年春天采访时看到,在新郑市薛店镇王张村的这片山上,一片枯树伫立在山坡,从薛店镇另外一个村——花庄村赶来的村民花银海看到这样的景象不禁大哭起来。

  《清远市城市古树名木保护实施办法》业经市人民政府同意,现印发给你们,请遵照执行。在执行过程中遇到问题,请迳向市城市综合管理局反映。

古树名木作为不可再生资源,失而不可复得,被毁就意味着一段历史的缺失。再者,古树名木不能简单地看作是一棵树,更应从“绿色文物”的角度审视,像保护文物一样保护古树名木。

原来,这些枣树原本长在花庄村,一夜间却被全部移栽到了王张村。据花庄村村民回忆,2014年1月的一个晚上,有四五十人带着近十台挖掘机开始进村将古枣树挖走。

二○一○年九月二十一日

古树保护,经不起“迟来的爱”。保护古树名木就是保护城市基因,一方面要推动立法保护,坚决杜绝随意移树、肆意毁树等现象。同时,依托公共财政“兜底”来改善树木的生存环境,抓紧抢救一批“病危”树木。另一方面要创新管理模式,借鉴新加坡的绿化实施种管养分离的经验,通过公开招投标模式,引入专业公司进行市场化管护,而政府需要紧紧跟上的,则是加强常态监管和动态考核。

图片 2

  清远市城市古树名木保护实施办法

保护古树名木也不只是政府单方面的事情,市民也大有可为,“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可以成立挽救古树的民间组织,将保护古树的力量拧成一股绳,为古树古木撑起一把“保护伞”。

市直有关单位,花庄村村民。花庄村村民
花银海:他们拿那个勾机勾的,全拿那个带勾的车往下一弄,用锯一锯就给拉走了。

  第一条
为切实加强我市城市古树名木的保护管理工作,根据建设部《城市古树名木保护管理办法》和《广东省城市绿化条例》,结合我市实际,制定本办法。

来源:南方日报

后来,村民才从薛店镇政府了解到,花庄村的古枣林要移栽,是因为这个地块已经被定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用地,按照新规划要建设一个新型社区,政府移栽古树是为了更好地保护。

  第二条 本办法适用于我市行政区域城市规划区内的古树名木保护管理。

环保志愿者
彭保红:这两年过去了,古枣树根本就没有发芽,这大片古枣树,我们当年数过有几百棵上千棵,这简直就像一片古枣树的墓地。

  第三条 本办法所称的古树,是指树龄在100年及以上的树木。

被移栽的1800棵古枣树全部死亡

  本办法所称的名木,是指国内外稀有的以及具有历史价值和纪念意义及重要科研价值的树木。

图片 3

  第四条 古树名木分为一级和二级。

枣树生长慢,生态价值高,所以古枣树非常珍贵。像这样一棵枣树树龄在500年以上,2016年12月记者再次来到这片移栽地,这里仍然一片枯木林立。

  凡树龄在300年以上,或者特别珍贵稀有,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纪念意义,重要科研价值的古树名木,为一级古树名木;其余为二级古树名木。

新郑市土地多为沙土,土壤相对贫瘠,但很适合枣树生长,当地农民有句谚语:管好十亩田,不如管好一亩枣。除了经济效益,这些古树还有更重要的文物保护价值。

  第五条
市城市综合管理局负责全市的城市古树名木保护管理工作,组织实施本办法。

记者:这片都是四五百年的?

  各县(市、区)人民政府确定的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依照本办法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城市古树名木的保护管理工作。

花庄村村民 花五松:对对对。这树有编号,原来有牌子,都是在这边钉着呢。

  第六条
各县(市、区)人民政府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对本辖区内的城市古树名木进行调查、鉴定、定级、登记、编号,并建立档案、设置标志、划定保护范围。

记者:那怎么没有了呢?

  第七条
各县(市、区)人民政府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对辖区内城市古树名木,按实际情况制定养护管理方案,落实养护责任单位、责任人,并进行检查指导。

花庄村村民
花五松:因为他们要砍枣树,老百姓不愿意让政府毁了树,(镇政府)都把牌子拿掉了。

  第八条
古树名木保护管理工作实行养护责任制,除法律、法规、规章另有规定外,应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确定养护责任人:

多年前已被认定为古枣树保护区

  (一)生长在城市绿化管理部门管理的绿地、公园等的古树名木,由城市绿化管理部门负责保护管理。

  (二)生长在铁路、公路、河道用地范围内的古树名木,由铁路、公路、河道管理部门保护管理。

图片 4

  (三)散生在各单位管界内及个人庭院中的古树名木,由所在单位和个人保护管理。

路边的这些牌子表明,当地有关部门多年前就已经对这些古枣树进行了认定,并实施文物级保护措施。

  (四)在上述范围以外的古树名木,由所在地的街道办事处(镇)负责组织保护管理。

在专家看来,对古枣树进行这种粗暴的移栽,无异于砍伐。

  变更古树名木养护单位或个人,应当到所在县(市、区)人民政府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办理养护责任转移手续。

北京植物园高级工程师熊老师:就是那个枣树它是重截的(去枝干),古树用这种方式移栽,重截的它很难发出来。它可能移植的季节也不对,上下营养都完全分割开了,所以它基本上会死掉。

  第九条
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对城市古树名木的监督管理和技术指导,积极组织开展对古树名木的科学研究,推广应用科研成果,普及保护知识,提高保护和管理水平。

图片 5

  第十条 古树名木的养护管理费用由古树名木责任单位或者责任人承担。

对此,记者专门采访了国家林业局有关部门。

  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每年从城市维护费、城市园林绿化专项资金中划出一定比例的资金用于城市古树名木的保护管理。

国家林业局造林绿化管理司部门处处长潘兵:我们全国绿化委员会,在2016年2月份发的《进一步加强古树名木保护管理的意见》当中,就古树名木的保护明确提出了“原地”保护这样一个原则,这棵树一旦移栽了,这段历史就中断了,这个古树作为记载历史记忆的这一段价值就被大大的削弱了。

  第十一条
古树名木养护责任单位或者责任人应按照所在县(市、区)人民政府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规定的养护管理措施实施保护管理。古树名木受到损害或者长势衰弱,养护单位和个人应当报告所在县(市、区)人民政府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由所在县(市、区)人民政府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组织治理复壮。

未得到批复实施移栽 公益诉讼终有果

  对已死亡的古树名木,应当经所在县(市、区)人民政府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确认,查明原因,明确责任并予以注销登记后,方可进行处理。处理结果应及时上报市城市综合管理局。

为了保护花庄村剩下的古枣树,避免再次上演移栽致死的悲剧,同时也为了给上千棵移栽致死的古枣树讨一个说法,花庄村的一些村民开始维权。

  第十二条
散生在各单位管界内及个人庭院中的古树名木,未经所在县(市、区)人民政府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并逐级报市人民政府批准的,不得买卖、转让。捐献给国家的,应给予适当奖励。

古枣树被移栽致死后,花庄村村民向当地林业局等十多个相关部门申请了信息公开。郑州市林业局答复显示:不曾为该地砍伐和移植枣树办理过《林木采伐许可证》,并告知无许可证砍伐和移植林木属违法行为。郑州市国土资源局也答复,尚未接到薛店镇人民政府对被砍伐枣树所占地用地的申请。
(文件)

  第十三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砍伐和擅自移植古树名木。

村民上诉屡被驳 公益诉讼终立案

  因特殊需要,确需移植古树名木的按以下审批程序进行:

既然没有主管部门的批复自然是非法移栽,在掌握一些证据之后,村民开始为死亡古枣树讨说法,但是两年间村民们无论是民事诉讼,还是行政诉讼均屡遭法院驳回。此后,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环境公益诉讼,把薛店镇政府、薛店镇花庄村村委会、文物局、新郑市林业局等五家单位告上法庭。几番周折,2016年5月5号,郑州市中级人民终于对此立案。 

  (一)移植二级古树名木的,经所在县(市、区)人民政府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初审同意后,报市城市综合管理局审核同意,再报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批准。

新郑毁坏古树环境公益诉讼案原告律师高建宏:我们准备通过环境公益诉讼来保护环境。

  (二)移植一级古树名木的,报市城市综合管理局初审同意后,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审核,再报省人民政府批准。

2016年12月9号,在等待了半年之后,此案终于在郑州中院开庭审理,原告要求被告恢复被毁林木,赔偿损失,追回遗失的古枣树,公开道歉,并在原址建立展示园作为警示。

  古树名木移植单位必须委托具有相应城市园林绿化资质的绿化养护企业移植古树名木。绿化养护企业应制定保护、保活的移植方案,在办理移植手续时一并报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移植费和移植后的养护所需费用,由移植单位承担。

新郑毁坏古树环境公益诉讼案原告律师
 高建宏:他们自称是移栽,实质上是掩盖他们的非法砍伐的行为,以掩盖非法行为为目的。

  第十四条 严禁下列损害城市古树名木的行为:

2016年底被告薛店镇政府向郑州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调解意见,承认移栽工作有瑕疵,并申请法庭调解。

  (一)在树上刻划、张贴或者悬挂物品;

被告新郑市薛店镇政府代理律师
 李胜利:薛店镇政府在处理这个问题上确实有责任,律师也这样认为,移植树木没有办理手续,这就是最大的问题。就这个问题向媒体赔礼道歉,也是政府的责任。

  (二)在施工等作业时借树木作为支撑物或者固定物,在树木上缠绕绳索、铁丝等;

2017年2月23号,原告、被告调解会在北京举行。

  (三)攀树、折枝、挖根摘采果实种子或者剥损树枝、树干、树皮;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环资庭法官
王冰:各方针对这个恢复植被也好,或者说具体人文及自然环境损失。就是我们认为多少是合理的,就是一个公众能接受的一个数额。

  (四)距树冠垂直投影5米的范围内堆放物料、挖坑取土、兴建临时设施建筑、倾倒有害污水、污物垃圾,动用明火或者排放烟气;

中国生物多样性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法律部主任
王文勇:具体数目(参照)评估报告。是高于评估报告还是低于评估报告,如果调解的话就是以它为参考。

  (五)擅自移植、砍伐、转让、买卖;

薛店镇政府表示,愿意补栽枣树10000棵作为环境损害补偿。

  (六)擅自修剪树枝、封彻地坪、遮挡日照;

被告新郑市薛店镇政府代理律师
李胜利:在发展过程当中,有一些确实是操之过急,有些基层民众不太理解,当时却是是想把古树移栽到一个园子里面。不是说可以毁坏古树或者刻意地毁坏园林。(对于)政府来说,绝对不可能刻意去把这些古树毁坏。

  (七)其他影响古树名木生长的行为。

被告律师表示,相关的赔偿金额和赔偿方案会进一步进行协商。

  第十五条
新建、改建、扩建的建设工程影响古树名木生长的,建设单位必须提出避让和保护措施。建设单位在办理有关报建手续时,必须先征得所在县(市、区)人民政府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同意,并逐级上报市人民政府批准。

独家发现:“万佛苑”成古枣树“坟场”

  第十六条
生产、生活设施等产生的废水、废气、废渣等危害古树名木生长的,有关部门和个人必须按照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和环境保护部门的要求,在限期内采取措施,清除危害。

  第十七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保护古树名木的义务,对违反本规定的行为有权制止或检举,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及时查处。

图片 6

  第十八条
对违反本办法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由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按照《广东省城市绿化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视情节轻重予以处罚。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在大枣之乡的新郑市,命运悲惨的古枣树并非只有花庄村的这1800多棵,在一处被誉为古枣树“博物馆”的地方,可以证实近几年新郑市有大量的古枣树被毁。

  第十九条
破坏古树名木及其标志与设施,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由公安机关给予处罚,构成犯罪的,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调查中,记者在新郑市孟庄镇还发现了许许多多被砍伐的古枣树。 

  第二十条
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因保护、治理措施不力,或者工作人员玩忽职守,致使古树名木损伤或者死亡的,由上级主管部门对该管理部门领导或责任人给予处分,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这家古树雕刻原料市场在郊区非常隐蔽位置,数量十分庞大,大量的枣树根茎和枝干被加工成佛像或者其他艺术品。这里正在对古枣树进行去皮打磨。

  第二十一条 本办法由市城市综合管理局负责解释。

据卖方介绍,这些用古枣做的工艺品价格不菲。这些雕刻品的原料取自上百年或上千年的古枣树。这么大量的古枣树消逝,不但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而且在当地已经形成古枣树各种工艺品的产业链条。

  第二十二条 本办法自颁布之日起施行。

村民表示,当地的古枣树死亡之后流向了同一个场所:薛店镇一家叫“万佛苑”的佛像馆,记者找到了这家万佛苑。这里的大部分雕像都是用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枣树根做成的。

图片 7

新郑市万佛苑佛像馆工作人员:这边是观音菩萨,十八罗汉,释迦牟尼佛,全在里头,这几棵大的如来佛。

工作人员介绍,佛像取材全部是新郑市本地的古枣林。

新郑市万佛苑佛像馆工作人员:有的是死掉的(古枣树),有的是移栽不活的(古枣树)。

这家万佛苑隶属于当地最大的枣业“好想你”公司,从这个佛像馆也能估算出这几年新郑市所消逝的古枣树数量巨大。

国家林业局造林绿化管理司综合处处长
潘兵:一些不法分子啊,在利益驱动下,疯狂的盗砍、盗采古树名木,目前这个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古树死亡以后也是应当由我们林业部门作出认定,确认它死亡了,在档案当中注销了之后才能够用于这个,采伐加工也是要经过林业资源部门批准的。源头上这个环节是非法的,那么之后的运输以及加工以及销售这些环节,那它就失去了这个合法存在的依据了,那必然也是非法的。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留住“活文物” 莫让古树再哭泣

图片 8

古树被称为活化石、活文物,有专家表示,在当下的城镇化建设中,古树保护常常被忽略。

国家林业局造林绿化管理司部门处处长
潘兵:关键是什么?新农村它不仅仅是有这个漂亮的房子,同时他一定还要有良好的生态,同时还要有这个非常好的文化的传承。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我们的古树恰恰就是乡愁的这个载体。

北京植物园高级工程师 古树保护专家
熊德平:如果有古树是一种特别好的资源,所以一定要倍加珍惜、爱护,古树实际上长在那个地方,它有很多的价值可以开发。

专家表示,古树最好为原址保护,移栽成本高更不易成活,同时,最重要的是失去了它承载的那段历史文化价值。

针对我国古树保护出现的问题,有专家表示还需要在立法层面跟进,目前针对古树保护的立法散见于我国的《森林保护法》、《城市绿化条例》以及《环境保护法》一些法律法规当中,三部法律中规定最详细的是《城市绿化条例》,但是它只适用于城市规划区。

国家林业局造林绿化管理司部门处处长
潘兵:提及的对古树的保护,在城市这一块上面,相对要好一点,因为(城市)基本都有城市绿化条例。
古树的保护,在我们广大的乡村是是个空白。

在古树较多分布的农村和城乡地区,由于法律缺位古树处境更岌岌可危。

国家林业局造林绿化管理司部门处处长
潘兵:就是法制规范不到位,法律**缺位。我认为,还是这个要整合城乡对古树名木保护的职能,各部门各尽其职,各负其责,共同由一个完整的法律来进行规范。

(注:内容源自央视网新闻,园林头条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阅读原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