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平县建兴乡是一个集民族、山区、贫困为一体的乡镇,地处哀牢山主峰中段东麓,位于新平县境西南部,距新平县城102公里,全乡总面积208平方公里。东北与漠沙镇毗邻,东南与元江、墨江县交界,西连墨江县,西北与平掌乡接壤。乡域内最高海拔2400米,最低海拔1100米,平均海拔1960米,年平均降雨量1860毫米,年平均气温15℃,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四季气候宜人。2013年未总人口17616人,辖7个村委会78个村民小组。2013年地方财政收入358万元,地方财政支出2623万元。

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经济工作重要论述

历史的潮流总是奔涌向前,伟大的事业犹须披荆斩棘。
饱经沧桑的中华民族,再次迎来命运接续的关键时点——
回顾过往,用30余年时间让7亿多人快速摆脱了贫困,最早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减贫目标,“中国奇迹”举世瞩目;
展望未来,2020年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胜利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中华民族将首次告别绝对贫困。
让全体中国人民迈入全面小康——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站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战略高度,把握全球大势,注重顶层设计,创新扶贫举措,全面推进扶贫开发工作,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的宏伟目标稳步前进。
这是一种责任和担当——
“天下顺治在民富,天下和静在民乐”,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使命
“对各类困难群众,我们要格外关注、格外关爱、格外关心,时刻把他们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关心他们的疾苦,千方百计帮助他们排忧解难……”
2012年12月29日,河北阜平县骆驼湾村。冒着零下十几摄氏度的严寒,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44天的习近平,在元旦前夕来到了地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河北省阜平县。
善为国者,遇民如父母之爱子,兄之爱弟,闻其饥寒为之哀,见其劳苦为之悲。
这是让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崇高使命——
贫穷,人类社会的顽疾,与文明发展相伴相生。作为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对贫困有着切肤之痛。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农村地区受多种因素制约,发展相对滞后,贫困人口众多。
消除贫困,逐步实现共同富裕,这是中国共产党矢志不渝的奋斗目标。
“做好扶贫开发工作,支持困难群众脱贫致富,帮助他们排忧解难,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人民,是我们党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的重要体现,也是党和政府的重大职责。”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阜平考察时说。
“习近平同志就任总书记以后,国内考察的第一站是改革前沿深圳,第二站就是革命老区河北省阜平县,专门考察扶贫开发工作,体现出党中央对扶贫开发的高度重视。”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说。
“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把消除贫困放到治国理政的高度,扶贫不仅是重大的经济问题,而且是重大的政治问题,它直接关系人民福祉、国家长治久安。”中国人民大学反贫困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汪三贵认为。
这是从未忘却、始终如一的牵挂和实践——
上世纪60年代末,习近平还不到16岁,就从北京来到了陕北一个小村庄当农民,和村民们一同辛苦劳作,一干就是7年。那时,中国农村的贫困状况给他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让人民群众的生活能够好一些的愿望,一直根植在他的心中。
上世纪90年代,习近平在福建宁德地区担任地委书记。当时的宁德还十分贫困,习近平经过深入调研和思考,提出摆脱贫困首先要摆脱“意识贫困”“思路贫困”,推行“四下基层”作风、强调“弱鸟先飞”意识、提倡“滴水穿石”精神……在宁德工作期间结集而成的《摆脱贫困》一书,凝聚着习近平关于扶贫开发的种种探索实践。
在担任福建省省长期间,习近平又对闽宁对口扶贫协作倾注了大量心血。配合宁夏实施“千村扶贫开发工程”、从福建沿海选出8个较发达的市县区与宁夏8个贫困县结对子帮扶、扩大两省区企业间合作交流……如今,闽宁对口援助已成为塞上江南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40多年来,我先后在中国的县、市、省、中央工作,扶贫始终是我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我花的精力最多。”跨越40多年的人生历程,从一个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到泱泱大国领航者,习近平始终牵挂着贫困群众,关心和思考着扶贫开发事业。
梳理习近平总书记国内的历次考察可以发现,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的26次国内考察,15次涉及扶贫开发,有7次是把扶贫开发作为主要内容。
从地处太行山深处的河北阜平县骆驼湾村、顾家台村,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十八洞村;从大雪封山的云南鲁甸地震灾区,到革命老区贵州遵义花茂村,3年来,总书记访真贫、看真贫,千山万水、风雪兼程,以不懈的脚步丈量着中国的每一寸贫困角落。
“我到过中国绝大部分最贫困的地区,包括陕西、甘肃、宁夏、贵州、云南、广西、西藏、新疆等地。这两年,我又去了十几个贫困地区,到乡亲们家中,同他们聊天。他们的生活存在困难,我感到揪心。他们生活每好一点,我都感到高兴。”习近平总书记深情地说。
细心人注意到,每到岁末年初,总书记总会出现在祖国最贫困的角落,询饥饱、问冷暖、恤困苦;公务再繁忙,也会抽出空来给贫困地区人民群众回信,鼓励他们坚定信心、为美好生活而努力奋斗;即便是在海外出席国际活动,演讲中依旧挂念国内的贫困人群。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也纷纷深入贫困地区调研,共谋扶贫大计。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在党中央的亲切关怀和决策部署下,经过不懈努力,“十二五”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扶贫开发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贫困人口大幅减少。从2011年到2014年,全国农村贫困人口从1.22亿人减少到7017万人,累计减贫5221万人,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人口的总量。
贫困人口收入明显提高。新世纪以来扶贫工作重点县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幅超过全国平均水平,2014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6610元,达到全国农村居民人均水平的65.3%。
社会保障日益完善。贫困地区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加快推进,城乡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全面建立,全国农村5000余万人纳入低保保障范围。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片区农村学生中等职业教育免学费补助生活费等“特惠”政策陆续实施,全力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成效明显。自然村通公路、通电、通电话比例达到90%左右。近4年来,我国14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新建农村公路124.12万公里,长度几乎相当于北京到上海500个来回。到今年底,除西藏外的西部地区80%建制村有望通上沥青路。位于青海玉树、果洛高海拔地区的最后3.98万无电人口,今年将全部用上电。
“中国在减贫方面取得的成绩超过了其他任何国家,这是史无前例的成就。”曾任世界银行中国局局长的罗兰德说。
这是一种清醒和自觉——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扶贫开发要增强紧迫感,真抓实干,决不能让困难地区和困难群众掉队
5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仅是短短一瞬,而在中华民族扶贫征程中,将是十分关键的时点。
“现在,距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只有五、六年了,但困难地区、困难群众还为数不少,必须时不我待地抓好扶贫开发工作,决不能让困难地区和困难群众掉队。”面对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的众多学员,习近平总书记发出动员。
在新起点上推动扶贫开发,犹如珠峰登顶,每前进一分,难度就增添十分。
未来5年,面对的是日益严峻的减贫局面——
目前全国仍有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12.8万个贫困村、7000多万农村贫困人口,很多贫困地区属于历史极贫地区,改变面貌非一日之功,实现脱贫致富任重道远;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发展对减贫的边际效应逐年递减。同样的投入和方法,难以取得与过去相同的“产出”。
未来5年,将承受日益紧缩的时间压力——
从2015年到2020年,要在5年多时间减贫7000多万人,意味着每年要减贫1170万人,平均每月减贫100万人;
如果按过去30多年年均减贫600多万人的速度计算,7000多万人脱贫需要11年,意味着到2025年才能实现目标。
“扶贫开发工作已进入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期……形势逼人,形势不等人。”习近平总书记对当前扶贫开发形势做出清醒而冷静的判断:“十三五”时期是我们确定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间节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
面对复杂形势,党中央不断加大扶贫开发动员和部署力度。
翻开总书记今年以来的国内调研行程,扶贫开发工作成为贯穿全年的一大主题:年初第一站在云南民族地区考察扶贫。不到一个月又来到陕西延安,慰问老区群众。6月,他赴贵州专门就扶贫开发工作召开座谈会,做出重要部署。10月,他出席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以《携手消除贫困,促进共同发展》为题发表演讲……
这是大力度、超常规的决策部署——在延安,他对各级党委和政府提出更高要求:“要增强使命感和责任感,真抓实干,做到目标明确、任务明确、责任明确、举措明确,把钱真正用到刀刃上。”
在贵州,他亲自带领四位政治局委员、七个省区市的党委书记深入贫困村、贫困户搞调研。他主持召开部分省区市扶贫攻坚座谈会,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必须增强紧迫感和主动性,在扶贫攻坚上进一步理清思路、强化责任,采取力度更大、针对性更强、作用更直接、效果更可持续的措施……
“在总书记心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仅要从总体上、总量上实现小康,更重要的是让农村和贫困地区尽快赶上来,逐步缩小这些地区同发达地区的差距,让小康惠及全体人民。”中国社科院农村所研究员党国英认为,这意味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能不能如期实现,很大程度上要看扶贫工作做得怎么样。
扶贫之于小康,具有无需言说的历史内涵,更是中国共产党人清醒的历史自觉。
“我们不能一边宣布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另一边还有几千万人口的生活水平处在扶贫标准线以下,这既影响人民群众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满意度,也影响国际社会对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认可度。”在关于制定“十三五”规划建议的说明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党的十八大确立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在实现中国梦的行进坐标中,全面小康是“关键一步”,而消除绝对贫困,则是迈好这“关键一步”的“关键一跃”。
从更广阔的视野看,中国消除绝对贫困,既是让全体中国人民走上全面小康之路,也是对国际减贫事业做出的重要贡献。
联合国发展峰会制定的全球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把消除绝对贫困作为首要目标——在未来15年内彻底消除极端贫困,将每天收入不足1.25美元的人数降至零。然而,直至目前世界上还有10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穷人的数量占据全球人口的五分之一。未来15年,减贫对全球而言,始终是一道艰巨的考题。
“我国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意味着将提前10年完成‘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这是对世界减贫进程的重大贡献,更是人类社会里程碑式的成就。”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副主任黄承伟说。
这是一种实践和探索——
“安民之道,在于察其疾苦”,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因乡因族制宜、因村施策、因户施法,扶到点上、扶到根上
伟大的事业之所以能蓬勃向前,往往是因为在一些关键时点,发生令人惊叹的创新与变革。
到2020年解决最后7000多万群众绝对贫困问题,既是一道世界性难题,更是人类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考验。
非常之目标,当有非常之举措。
“抓扶贫开发,既要整体联动、有共性的要求和措施,又要突出重点、加强对特困村和特困户的帮扶。”2013年11月3日,湖南省花垣县,面对新时期扶贫形势,习近平总书记突出强调了“精准扶贫”的战略构想。
这一立足于中国贫困地区实际的创新理念和伟大创举,成为指导我国新时期扶贫开发事业的战略思想。此后的多个场合,习近平总书记深入阐述了精准扶贫的深刻内涵——
“扶贫开发推进到今天这样的程度,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
“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扶到点上、扶到根上、扶贫扶到家。”
“要坚持因人因地施策,因贫困原因施策,因贫困类型施策,区别不同情况,做到对症下药、精准滴灌、靶向治疗,不搞大水漫灌、走马观花、大而化之。”
创新体现在顶层设计中——
改革考核机制。中央明确提出,贫困县考核“由主要考核地区生产总值向主要考核扶贫开发工作成效转变”。贵州、甘肃、河南、海南、云南5省已经进一步出台针对当地实际的贫困县考核办法,贫困地区处处喷涌着扶真贫、真扶贫的热潮。
整合扶贫资金。扶贫项目渠道不同,点多面广,“遍撒胡椒面”解决不了大问题。中央不断改革财政扶贫资金管理使用方式,让不同渠道的资金“拧成一股绳”,发挥扶贫开发综合效应。
挖掘内生动力。扶贫要扶志,贫困地区发展既要政策扶持,也要靠内生动力。中央在各项扶持政策进一步向贫困地区倾斜的基础上,又向全国12.8万个贫困村选派40多万名“第一书记”,带领困难群众找出路、想办法,向贫困发起“最后一战”。
阻断贫困传递。扶贫先扶智,治贫先治愚,把贫困地区孩子培养出来,是根本的扶贫之策。中央进一步加大投入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落实义务教育“两免一补”政策,同时出台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等“特惠”政策,不让贫困代际传递。
激发金融活力。我国出台了财政贴息扶贫小额贷款政策,建档立卡贫困户可以享受5万元以下3年以内的财政贴息贷款,仅去年就发放贷款近1000亿元,为贫困群众发展产业带来源头活水;扶贫再贷款、扶贫专项金融债的探索也日益成熟,有望“掀起”新一轮扶贫投资浪潮。
围绕精准扶贫战略,党的十八大以来,一项项扶贫攻坚新机制陆续出台,为攻坚拔寨源源不断地释放着改革红利。
创新蕴藏于精准实践中——
扶持对象精准。完成全国贫困人口建档立卡工作,摸清贫困“家底”;
项目安排精准。扶贫项目审批权限下放到县,便于基层因地制宜;
资金使用精准。改革财政专项扶贫资金使用管理办法,与减贫成效挂钩;
措施到户精准。为每个贫困户谋划好脱贫路子,有针对性地采取帮扶措施;
因村派人精准。选派优秀干部到贫困村担任第一书记,帮助找准发展路子;
脱贫成效精准。研究制定贫困县、贫困村、贫困人口退出标准,对扶贫对象实行动态管理。
“6个精准”举措已在全国各地陆续实施,扶贫开发资源顺着精准扶贫“管道”有效“滴灌”到需要帮扶的贫困群众身上,为扶贫开发事业注入无穷活力。
创新彰显在路径选择上——
“阜平有300多万亩山场,森林覆盖率、植被覆盖率比较高,适合发展林果业、种植业、畜牧业;有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和天生桥瀑布群这样的景区,离北京、天津这样的大城市都不算远,又北靠五台山、南临西柏坡,发展旅游业大有潜力。”早在三年前,习近平在河北阜平考察扶贫开发工作时,就高度重视扶贫路径,亲自为阜平摆脱贫困出谋划策。
习近平指出,推进扶贫开发、推动经济社会发展,首先要有一个好思路、好路子。要坚持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理清思路、完善规划、找准突破口。
10月16日,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面对全球减贫事业参与者,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5个一批”脱贫路径:
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为贫困群众打造“造血”能力;
通过易地搬迁安置一批——挪出“穷窝”斩“穷根”;
通过生态保护脱贫一批——以生态补偿反哺贫困地区;
通过教育扶贫脱贫一批——发展职业教育、技术培训提升就业技能;
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保证困难群众“一个都不掉队”。
“5个一批是一种列举和思考,但又不仅仅局限于此。”最关键的是隐含其中的因人因地施策、因贫困原因施策、因贫困类型施策的分类施策思想,这是对新阶段扶贫思路的创新,也是扶贫开发“啃硬骨”的根本路径。
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政府主导、部门协力、社会参与的成功经验进一步发扬光大,并在传承与创新中焕发出更加蓬勃的力量。
……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
中华民族为解决温饱问题、为实现小康生活,已经奋斗了上千年。如今,美好的图景即将变成现实。
号角吹响,决胜在即。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亿万中国人民向着消除绝对贫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目标,乘风破浪、奋勇前行!
新华社北京11月26日电

2009年至2013年共实施新农村建设项目21个,一事一议建设项目31个,扶贫建设项目12个。累计投资678元,惠及64个小组14500余人。随着资金投入力度的加大,农村群众生产生活条件显着改善,但是贫困面广,贫困程度深的依然没有改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兴乡农村扶贫任务仍然十分艰巨。因此,需要有针对性地进一步探索完善财政扶贫政策措施,全力推动建兴乡加快脱贫发展进程。

全面小康须打好扶贫攻坚战

一是积极向上争取项目资金,重点解决基础设施滞后、产业基础薄弱,人力资源匮乏、公共服务能力不足等制约发展的瓶颈问题。

“十三五”时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也是我国向更高发展阶段迈进的艰难跃升时期。当前,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农业是“四化同步”的短腿,农村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不是全面的小康。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扶贫工作。他到过我国绝大部分最贫困的地区。在充分调研基础上,习近平总书记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有针对性地回答了当前我国扶贫工作面临的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这些论述是习近平总书记经济思想的有机组成部分,是打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扶贫攻坚战的重要指导思想。

亿万中国人民向着消除绝对贫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目标,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二是尊重和保障群众主体地位不动摇。群众是扶贫开发项目的最大受益者,也是建设者,让群众充分参与到扶贫开发建设中,从而保障群众决策、监督、管理的民主权利和主人翁地位,促使扶贫项目资金与群众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有机结合,提高社会效益。

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

三是强化财政资金的监督管理,特别是扶贫资金的管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扶贫款项被截留和挪作他用,和救灾款被挪用一样都是犯罪行为。必须坚决杜绝,坚决反对,坚决查处。”因此,要树立扶贫资金是群众的“生存钱”、“救命钱”的意识。确实按照《新平县加强乡镇财政资金监管实施细则》的要求,从信息通达、公开公示、抽查巡查等方面加强监管力度,确保项目资金真正落到实处,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坚实的基础。

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我们党的重要使命。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政府始终把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促进发展和消除贫困作为核心工作来抓。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政府主导,先后通过体制改革推动扶贫、大规模开发式扶贫和有计划的扶贫攻坚等举措,基本解决了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所有这些成就,都是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总前提下取得的。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扶贫工作进入攻坚的关键阶段,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如果贫困地区长期贫困,面貌长期得不到改变,群众生活长期得不到明显提高,那就没有体现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那也不是社会主义。这说明,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既是有中国特色的减贫道路的根本目标,同时也是社会主义制度区别于其他制度、其他理论的基本特征。

基于这一认识,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各级干部,要带着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来抓扶贫,推动贫困地区脱贫致富。我们要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没有贫困地区的全面小康,没有贫困地区贫困人口脱贫致富,那是不完整的。正面这个挑战,应对这个挑战,是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基本前提。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增强使命感和责任感,把贫困地区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时刻放在心上,加大投入支持力度,做到有计划、有资金、有目标、有措施、有检查,加快贫困地区发展步伐,确保贫困地区人民同全国人民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

扶贫工作千头万绪,深入实际了解情况,实事求是,因地制宜,是切实做好这项工作的必要前提。这就需要党的领导干部“接地气”,带着对普通劳动人民的深厚感情抓扶贫。“善为国者,遇民如父母之爱子,兄之爱弟,闻其饥寒为之哀,见其劳苦为之悲。”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借用中国古代社会治理经验,对党群关系、干群关系提出的时代要求。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能有人掉队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总目标,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关键一步。实现脱贫致富,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要求,也是全国人民的期待,更是中国共产党对人民的郑重承诺。党的十八大之后不久,习近平总书记就到河北阜平革命老区进行扶贫工作调研。在这次调研中指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全面小康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小康,不能出现有人掉队。全面小康,核心就在全面。它覆盖的人群是全面的,涉及的领域也是全面的。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经过全国范围有计划有组织的大规模开发式扶贫,我国有6亿多人口摆脱贫困,在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共同发展方面取得了伟大成就,提前实现了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贫困人口减半的目标。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贫困人口数量减少的成就93.3%来自中国。近年来,农村贫困地区经济快速发展,农民的生存和温饱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各项社会事业建设有了长足进展。但是,按照年人均收入2300元的农村扶贫标准计算,截至2014年,我国农村贫困人口还有7017万人。贫困地区发展面临的主要矛盾和深层次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这个影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需要下大力气着力解决。

把握时间节点,确保贫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脱贫。前不久,习近平总书记向国际社会宣布,未来5年,我们将使中国现有标准下70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与这个要求相比,我国当前扶贫开发工作依然面临十分艰巨繁重的任务。除去贫困人口总量多之外,现有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扶贫难度大,成本高,是亟需破解的主要难题。这些地区生存环境恶劣、生态脆弱、基础设施薄弱、公共服务滞后,已经解决温饱的群众因灾、因病返贫现象突出。这说明,我国扶贫工作已进入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期。现在距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只有几年时间,时不我待,扶贫开发要增强紧迫感,真抓实干,取得实效。正因为如此,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扶贫开发是我们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重点工作,是最艰巨的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十三五”时期是我们确定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间节点,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把握时间节点,努力补齐短板,科学谋划好“十三五”时期扶贫开发工作,确保贫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脱贫。

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坚持中国特色减贫道路

在扶贫工作中坚持和发挥制度优势,是我国扶贫工作取得成效的基本前提。改革开放30多年来,党带领全国人民积极探索、艰苦奋斗,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减贫道路,为世界减贫事业提供了宝贵的“中国经验”。在不久前召开的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上,习近平同志对这条道路的内涵和特点作了完整阐述,即坚持改革开放,保持经济快速增长;坚持政府主导,把扶贫开发纳入国家总体发展战略,开展大规模专项扶贫行动;坚持开发式扶贫方针,把发展作为解决贫困的根本途径;坚持动员全社会参与,形成多元主体的社会扶贫体系;坚持普惠政策和特惠政策相结合,做到应扶尽扶、应保尽保。这条道路的核心,就是坚持和发挥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

坚持党的领导,是我们坚持中国制度优势的重要表现,是我国扶贫事业取得突破和跨越的根本保证。党的十八大以来,为确保扶贫攻坚取得实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把扶贫开发作为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的主要内容,大幅增加扶贫投入,出台更多惠及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的政策措施,提高市场机制的益贫性,推进经济社会包容性发展。

做好扶贫开发工作,基层是基础。党的工作最坚实的力量支撑在基层,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最突出的矛盾和问题也在基层。农村要发展,农民要致富,关键靠党支部。扶贫开发要与基层组织建设有机结合,充分调动基层的积极性。要抓好以党组织为核心的村级组织配套建设,鼓励和选派思想好、作风正、能力强、愿意为群众服务的优秀年轻干部、退伍军人、高校毕业生到贫困村工作,真正把基层党组织建设成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坚强战斗堡垒。

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开发,集中力量办大事,是发挥我国制度优势,搞好扶贫工作的重要方面。扶贫开发是全党全社会的共同责任,要动员和凝聚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扶贫工作要切实强化社会合力。这种“合力”的主要体现,一是要构建科学合理的大扶贫格局。努力建成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会扶贫等多方力量、多种举措有机结合和互为支撑,政府、社会、市场协同推进的“三位一体”大扶贫格局,健全东西部协作、党政机关定点扶贫机制,形成跨地区、跨部门、跨单位、全社会共同参与的社会扶贫体系,有组织地调动社会各界参与扶贫开发。二是要积极开辟扶贫开发新的资金渠道,加大金融扶贫力度。在加大中央和省级财政扶贫投入,增加金融资金对扶贫开发的投放,坚持政府投入在扶贫开发中的主体和主导作用的同时,吸引社会资金参与扶贫开发,多渠道增加扶贫开发资金,更快促进贫困地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和贫困人口脱贫致富。

找到“贫根”,对症下药,实施精准扶贫方略

实施精准扶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扶贫工作思路的一个重大转变。这个方略,是针对我国扶贫工作出现的扶贫措施总体上缺乏精准性、连续性、全面性,扶贫工作底数不清、目标不准、效果不佳等问题提出的。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扶贫开发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精准扶贫战略要注重抓六个精准,即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确保各项政策好处落到扶贫对象身上。这六个精准,概括起来就是两个要求,即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要扶到点上、根上,让贫困群众真正得到实惠。

贯彻落实精准扶贫的要求,需要在扶贫攻坚上进一步理清思路、强化责任,采取力度更大、针对性更强、作用更直接、效果更可持续的措施。

区别不同情况,制定更为精准可行的扶贫工作方案,做到对症下药、精准滴灌、靶向治疗,不搞大水漫灌、走马观花、大而化之。比如,在扶贫重点上,各项扶持政策既要整体联动、有共性的要求和措施,又要突出重点,加强对革命老区、贫困地区的倾斜,加强对特困村和特困户的帮扶。在具体扶贫举措上,要坚持分类施策,因人因地施策,因贫困原因施策,因贫困类型施策,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通过易地搬迁安置一批,通过生态保护脱贫一批,通过教育扶贫脱贫一批,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在对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识别、管理上,要进行精准化识别、针对性扶持、动态化管理,扶真贫,真扶贫。

(作者系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一编研部副主任)

相关文章